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, 2017的文章

最新活動

2017 森山學堂 與火共舞 開始報名!

圖片
在營隊裡,小孩著迷地看著火的神情,和火玩耍的那股熱情,讓人印象深刻。
請你回想一下,上一次入迷地看著火的經驗。
你能了解,是什麼原因,讓孩子對火這樣地著迷嗎?
孩子會不會不知道火是有危險性的?
怎麼使孩子學習對火、對環境、對自己負責?

火,是野地生活中一個重要的元素,它曾經陪伴著我們的祖先,給予光明、溫暖以及能量。
它讓食物變得更好吃,給予祖先多餘的營養可以思考;
它的光及熱趨走了黑暗及寒冷,還有在深夜中徘徊的野獸;
它搖曳著、明滅著,給予人們靈感,創造出一個又一個的故事;
它還能製作工具。

即使到了現在,火仍然陪伴著我們,只是它不再炙手,不再能夠輕易碰觸。
它被隔離開來,在遙遠的發電廠裡面;
它被精密的控制,在瓦斯爐、插座、管線裡面;
它被轉化,在冷氣機、電燈、電腦裡面;
它像一隻被豢養的牲畜,靜靜地、默默地工作,然後被遺忘。

你的孩子可曾意識到,每天吃的飯、開的電燈是源自何方?
是否曾經在聆聽你或是長輩小時候的故事時,流露出嚮往的眼神?

所以啊,我們想要帶著孩子從頭認識火,
不是為了回歸以前的生活,而是在因與果如此靠近的生活中,我們才能真實體悟到,這一切都不是理所當然的。
這一次,孩子們將會住在帳篷⛺中,圍著營火,學習刀子🔪、木頭🌳及火焰🔥之間的舞蹈,感受火焰的魔力,理解它的力量。

相信您的孩子將開始,
學習對火、對環境、對自己負責。
課程簡介🔸時 間:2017年10月28-29日 & 11月25-26日,共四天二夜。 🔸人 數:12~16人。
🔸對 象:國小三年級~國中一年級。
🔸費 用:7700元/人。寒暑期營隊舊生價,7300元/人。
費用包含200萬意外險及10萬意外醫療險、教練、場地、食材、行政......,但不包含交通費用喔。
🔸裝 備:帳篷、刀具......等公用裝備團隊方會負責準備,孩子只需要攜帶個人睡具(睡袋、睡墊)、個人燈具......等等,詳細裝備清單會列在行前通知中。

【課程內容】 🔸從零開始的用火生活、帳篷野營⛺、認識刀老師🔪、照顧一把火🔥、從火開始認識森林🌳、學習用木頭、刀子及火來製作東西,順著森林想要教導我們的一切進行。 🔸我們視孩子為一個個獨立自主的個體,因此我們的角色將會是協助大於指示,尊重孩子的各種需求(玩鬧的需求、說「不」的需求…等),認真地傾聽及回應孩子內心當下的需求是我們的最高原則。 …

到底是誰住在 樹冠層內的巢箱啊? 揭曉

圖片
2017暑期營隊的最後一梯次,一位長年參加活動,晉升攀樹助教的高中生,本於對樹冠層生態的好奇心,徵得教練們的同意,攀上11公尺樹冠內探訪同年三月間其他教練群架設的人工巢箱。

意外地,他發現巢箱內竟然有動物入住耶!
驚訝之餘,教練們授意他善用攀樹學習的技巧,安全巧妙地接近巢箱,並且用繩索傳遞相機拍攝巢箱內的動物。

在FB粉絲頁上,經過網友及教練針對拍攝的相片討論,大部分人猜測是飛鼠...
現在就是揭曉時刻,用 樹蛙式與 散木二式偷偷摸摸上去一探究竟啦!


 上至樹冠內,開始慢慢靠近,然後 用散木二式的一端 徒手拋主繩。第一次沒有拋中期望的樹叉,並且打到巢箱,巢箱毫無動靜。心想,飛鼠不在裡面嗎? 為了一次到位,決定第二次拋擲使用拋擲袋。結果達到目標,但再次打到巢箱。說時遲那時快,一個大頭瞬間出現在巢箱口( 是飛鼠耶! ) 。然後飛鼠突出的黑眼睛 與 自己四目相望,牠似乎嚇了一大跳(其實,我也嚇了一跳)。"怎麼家門口對面出現一個巨大的人"(幫忙飛鼠os)。牠直視這個"人"兩三秒吧! 才突然鑽出來轉身往樹冠頂快速爬上去。就在幾乎到頂之時,牠停了下來,背著我往下看了幾秒,突然一躍而下。此時,飛鼠四肢張開肉膜也開啟,一塊魔毯往下滑翔,飛繞過 相思樹(哇! 會轉彎耶!),到達百歲錫蘭橄欖離地約三公尺高處,然後抓住樹幹,繼續往上快爬,最後躲入另一個人工巢箱。



看到這一幕... ,內心只有 ooxx,為什麼沒有把 gopro 掛在頭上啦! (因為這天水保局長官來訪,原預計架繩示範。結果等太久了,在攝影器材沒準備充分就上樹觀察啦)

啊! 還要繼續觀察嗎? 飛鼠都飛走了。
都上來了,紀錄一下巢箱內部狀況吧!
就在練習優雅地靠近巢箱洞口,往洞內一看。
哇! 還有一隻耶! (大驚^o^)
飛鼠,你未免也太誇張了吧! 另一隻都被吵醒飛走了,你還在面壁思過,呼呼大睡啊!
還好,散木二式攀樹系統可以優雅無聲地接近巢箱,拍個幾張照片留個紀錄。 
算是完成任務!



 然後,問題來了,這一對飛鼠是公母,還是母子?
繼續觀察下去囉!



一把大家一起的火

圖片
從綠市集結束,下午回到竹東開始,
天空就不停著飄著各種雨絲,毛毛雨、細雨、綿雨、麵線雨、蓮蓬雨......,雨大大小小,下下停停,打亂各種計畫。

好想要有火啊,今天是團隊下半年的第一次聚會,怎麼可以沒有火呢?
可是所有的東西都溼答答的,真的能夠呼喚出火嗎?
在坐忘台生火嗎?會不會把坐忘台給燒了?
要用柴爐嗎?好想要能夠直接坐在火堆旁邊烤火啊...
好吧,至少我們還有屋頂,至少能夠在一個乾燥的地方處理木柴。

於是我們開始動手,小郁和孟昕到廚房準備晚餐,其他人把柴爐搬上來,把木頭竹子拖到門口,開始一貫作業,仔細地分類,將竹子剖開、剖細...
同伴不經意一聲:「是不是要鑽木取火?」
好喔,打消了用打火機的念頭,乖乖地刮著火絨。

吃完飯,在黑暗中一個人,一根一根將柴火堆起來,一邊輕輕哼著歌,一面想像著卡西法會如何長大;我喜歡這個過程,專注在當下的每一個細微的動作。
拿出從台東跟著回來的手壓板,開始拉弓,第一次呼吸節奏亂了,只鑽出了一丁點木屑,看來自己仍然會過度在意周圍哪。
重新整理自己,在黑暗中,感受所有部分之間的連結、感受動作、感受煙、感受熱度、等待徵兆。
在最後幾下大力來回之後,小心地移開顫抖的手,忍住大口喘氣的慾望,因為在那之下,一塊剛出生的脆弱火炭,正靜靜地呼吸,只要不小心大口呼氣,就會飛灰湮滅。

輕輕將火炭移入搖籃,輕輕為它吹入生命的氣息,輕輕、輕輕的......
一抹小小的卡西法自己冒出頭來,第一次看見這麼文靜的火焰,不是在吹氣時狂野地爆出來說哈囉,而是在吸氣時自己走出來小聲地說你好,忍不住盯著他一直看一直欣賞,好美的火焰哪。

溫柔地將小卡西法放入他的家中,擔憂著這麼小小小的他,能否吃得下潮濕的細竹?
終於,在照顧和吟唱之下,卡西法順利地慢慢長大。
此時,電腦裡傳來的是,桑布伊《溫暖的光》。